法律研究

广告发布合同中的发布期应该如何约定?

日期: 2018-07-18
浏览次数: 137

广告发布合同中的发布期应该如何约定?

作者:徐巧月

比亚迪天价广告费“陷阱”一事,引发了法律圈内关于“合同诈骗”、“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刑事角度,“表见代理与无权代理”、“合同管理”等民商事角度的诸多思考和探讨。

本文仅从一起本人经办的广告发布合同纠纷案例,探讨一下关于“广告合同发布期如何约定”的问题。

 

一、案情回顾(当事人信息已做处理)

上海A公司委托上海B公司发布一批户外广告,广告分布于国内8个城市,共13处,双方于2015年12月19日签订《户外广告发布合同》,约定发布的主要内容为“某某理财产品”,约定媒体类型为“户外大牌”,发布期间为“预计首次广告发布之日为2015年12月21日,至2016年1月20日发布完毕(具体首次广告发布之日以甲方(A公司)收到乙方(B公司)开播监测照并验收合格当天起算,若甲方验收不合格,则以乙方整改至甲方满意之日为首日广告发布之日,发布期顺延)。合同约定的总发布费用为80万元/月(含税),并约定按照50%、30%、20%的比例分三次付款,先开票后付款。此后,上海B公司陆续发布了13处广告,首次上画期间在2015年12月25日至2016年1月4日,每处发布满一个月后下画。此后,2016年3月,B公司多次向A公司催讨第二笔(30%)和第三笔(20%)的款项,但在此时A公司提出B公司违反了合同约定的发布期,延期发布了合同,因此主张扣除20%的违约金。2016年4月经笔者发送催款律师函之后,A公司又支付了10%尾款,但是拒绝支付余下10%的款项。为此,B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A公司支付尾款并支付违约金。庭审中,A公司提出反诉,称B公司延期发布而要求支付违约金及赔偿金共计60余万元。


二、本案争议焦点

B公司是否在合同约定期限内发布了广告,包括首次上画时间是否合约,以及每处广告发布时长是否合约等。


三、法院审理及判决

本案中,笔者作为B公司(原告)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历经两次庭前证据交换、一次庭审,历时8月又余,一审判决A公司应支付B公司余下10%的广告发布费用,并支付违约金,同时驳回A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判决后,A公司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四、律师意见及分析

本案审理过程中,B公司(原告)对发布期约定的解释为“每一处广告牌均以实际首次上画日期为准,从首次上画日期起满一个月”,而A公司(被告)则解释为“所有广告牌的首次上画时间均为2015年12月21日,且每处应自上画之日起发布满一个月”。为此,笔者从涉案广告内容不具有时效性、A公司与第三方(广告实际投放者)广告发布期限约定、双方认可的合同履行中的广告监播方式、广告画面制作过程中A公司提供广告素材的不同时间、合同签订前和履行中A公司均没有提出逾期等方面出发,结合合同本身的约定,论证B公司的解释符合合同本意。最终,法院采纳了代理人的意见,认可了B公司的解释。


本案整体来说,并非疑难复杂案例,争议焦点也比较集中,抛开双方当事人是否有违诚信原则,争议的最终来源,是因为合同中关于“广告发布期间”一项的约定不明,导致合同双方给出了截然相反的解读。

实际上,作为B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这一份《户外广告发布合同》的模板,正是经过笔者审核提供的,然而最终签订的合同,却令笔者大跌眼镜,也因此在法庭上被法官训斥合同没有拟好(默默背锅)。这是法务工作者时常面临的现实问题,也是业务和法务经常冲突的地方,签约过程中双方根据业务实际对合同进行修改本属正常,充分协商也有利于合作的顺利进行,然而,某些不经意的删减改动,比如本案中这种带有多种解释可能性的合同条款,着实是给自己埋下的雷。这个案件能够胜诉,也得益于B公司员工在履约、交涉过程中,大多按照规定流程使用约定的邮箱,使得案件中很多证据能够固定并展示。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相关内容
2019 - 11 - 13
近日,普世律师事务所李向农律师、张奎律师、周晓颖律师三位高级合伙人应邀参加了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问律师》栏目的现场直播,共同就“破损‘彩票’是否还能兑奖”这一问题展开相关分析与解读,为各位听众献上了一场关于“彩票”问题的法律盛宴。此外,该场讨论的内容亦于《今日头条》APP、“话匣子”微信公众号上同步刊登。案情简介:孙某是一位老彩民,2018年6月孙某在某彩票投注站以机选的方式用8元购买了4注彩票。当晚孙某将彩票遗忘在裤袋中,并放入洗衣机洗涤和脱水。次日,孙某凭记忆认为自己购买的彩票中有一注中奖,中奖金额高达600多万元。于是孙某前往投注站确认情况,但其所购买的彩票已破损。孙某持破损彩票前往彩票中心兑奖时,彩票中心以其无法提供与中奖彩票相符信息的完整彩票为由,拒绝兑奖。孙某称其与彩票中心之间购买彩票的合同已经成立生效,且根据彩票后台数据可证明中奖彩票的投注时间、支付方式、金额等与孙某的描述一致...
2019 - 11 - 09
掐指一算,距离双11居然只剩下两天了!不对,27小时!嗷,惊慌失措的我本人。生怕因为奥数差被“套路”了,买个东西也能翻沟里。那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准备个“双11”特辑,开心“剁手”的同时,别忘记学些法律知识“傍身”哦!拒绝套路才能不迷路!下面我宣布:一年一度的边剁手边学习大赛开启!1.支付“定金”要慎重,谨防掉入预售陷阱不久前,一篇题为《没点奥数功底,都不配过“双11”了?》的文章登上各大媒体平台头条,其吐槽的便是网络商家们在“双11”预售时满满的定金套路。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中载明了定金及其法律效力: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的担保。给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履行约定的债务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其次,淘宝APP上的《天猫预售业务管理规范》将其概念与法律效力进一步细化:“定金,是指买家在购买天猫预售商品时,预先支付的一定数额的金钱...
2019 - 11 - 08
本文转载自“南都即时”原标题:果农网店或可以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撤销合同!有人曾因薅羊毛获刑导言11月7日,一则“B站(哔哩哔哩)UP主带粉丝‘薅羊毛’26元买4500斤脐橙”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涉事果农淘宝店也一度被迫关店。针对此事,普世律师事务所的唐宋凡律师接受了来自《南方都市报》记者的采访,就“薅羊毛”及其相关的法律问题展开探讨与分析。1.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此次“薅羊毛”事件已非首次此前已有多家航空公司或OTA平台流出超低价机票,以及电商平台被“薅”百元无门槛优惠券等。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此前也有人因“薅羊毛”犯诈骗罪而获刑。有律师指出,在此次事件中果农卖家可以以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为由撤销合同,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与此同时,如果购买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到货品,而是为了获得金钱赔偿,数额巨大,就有可能涉嫌犯罪。2.果农误标价格被“薅羊毛”,涉事UP主被封号11月7日,卖水果的淘宝店“果小云旗...
2019 - 08 - 19
2019年8月10日,一则名为“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被告”的话题悄然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名——上海迪士尼乐园禁止携带食物入园,入口处须翻包检查,在包内发现的饮食要求丢弃或在门口吃掉,若寄存须支付80元寄存费。这一系列强势操作造成消费者诸多不满,有人选择默默忍受,亦有人选择依法维权。       日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已就当事人小王诉上海迪士尼乐园“禁带食物入园”条款以服务合同纠纷作为案由立案并开庭审理,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大多数消费者从自身角度出发力挺小王。但从法律角度,小王的状告依据何在,理由又如何成立呢?对于此,让我们回归理性,以法评事。今日,小编邀请到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佳吉律师就该案件的诉讼事由与法律依据展开探讨与分析。1.“禁止携带食物入园”有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之嫌        何为消费者...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